《梦的解析》摘抄

发布于 2022-05-06  2835 次阅读


导读

精神健康的人,总是努力的工作及爱人,只要能做到这两件事,其他的事就没有什么困难。

梦的显象只是一些伪装,唯有通过精神分析才能解释其真情,展露其隐义。

个体意识有“本我”“自我”“超我”三个领域。本我以快乐原则追求直接性欲的满足;自我以现实原则为指导,但它受制于本我的意志;超我即道德化的自我,它以至善原则指导自我,限制本我,以达到自我理想的实现。

人的根本欲望受到自我、超我层面上的道德、社会及其他各种各样的限制而被压抑,从而深藏于潜意识之中。人在睡眠时由于超我监督的松弛,被压抑的冲动和愿望趁机混入意识中成为梦。

梦是人的意识深层活动的最关键环节,梦的释义是了解人的潜意识的重要途径。

第一章 1900年之前涉及的梦的科学研究

第二章 梦之解析方法的研讨

假如理智对那已经涌进脑海的意念仍然要作过于严格的检查,那便阻碍了心灵创作的一面。理智实际上无法批判一切的意念。一个充满创造力的心灵,能把理智从大门的警卫哨撤回来,好使一切意念自由地、毫无限制地涌入,然后再逐一检查。

批判力由于无法容忍心灵的那份短暂的混乱,而扼杀了灵感的源泉这份容忍功力的深浅,就是一位有思想的艺术家与一般人的分野。因此,你抱怨自己缺乏灵感,实际都是由于你对自己的想法批判得太早,太严格。

每个人总是对暴露出他自己精神生活中的细节相当不乐意,同时也担心别人的误解。

第三章 梦是愿望的实现

第四章 梦的改装

正如第三章我们所提出的梦,有些是极为简单的愿望达成,而一旦愿望的达成有所“伪装”或“难以辨认”,则表示梦者本身对此愿望有所顾忌,所以会改装这个愿望的表达形式。实际社交生活中,有很多实例与此内心活动类似。实际上,每天我们待人时所应用的礼节,说穿了只不过是这种“改装”或是“虚伪”。诗人们也在抱怨这种虚伪的必要性:“能贯通的最高真理,你都不能坦白的告诉学生们。”(歌德《浮士德》)

关于梦的改装,我们须假设每个人在自己的心灵内都有两种心理步骤。第一个是原本梦中要表现出的愿望的内容,第二个是检查者,导致了梦的“改装”。第一个心理步骤的材料,如果不能通过第二关的“审核”,则只能任由第二关加以各种变形直至它满意的地步,才能够进入意识的境界。

其实每个人都有一些不愿道出的愿望,甚至有些对自己也不肯承认。

梦是一种(受抑制的)愿望(经过改装的)实现。

第五章 梦的素材与根源

梦的形成会产生“置换”现象——一个具有较弱潜能的意念,只有从具有比较强潜能的意念那里逐渐吸取能量直至某种强度,才能脱颖而出,浮现到意识界来。

当我们把注意力由梦的“显意”移至经解析后才得以显露的梦的“本意”,我们会十分惊奇的发觉,有些乍一看没有任何苗头的梦,竟然是由孩提时的记忆所导致的。梦的最终含义大多与孩提时期有关毁坏性的景象密切联系。

...那个梦确实会导致一种想法——不要轻易让东西跑掉,能抓到手的就尽量拿,哪怕犯点错也要这么做。生命是短暂的,死亡是无法避免的。因为“欲望”不愿考虑对错,其中又可能包含“性”的意味,这种“及时行乐”的看法确实有理由逃避内心的审查制度,而体现在梦境中。

梦是睡眠的维护者,而不是扰乱者。不管心理是真的能够完全不理会外来刺激的强度和意义而继续沉睡,还是利用梦来否定掉那些外来的刺激,或是第三种说法——睡眠中的心理能感受刺激,然后将一种适合睡眠状态的感觉编织到梦里,以抵消其他干扰睡眠的因素。


Humble Halten